<pre id="npkmi"></pre>
      <p id="npkmi"></p>

        <td id="npkmi"><option id="npkmi"></option></td>
            1. <acronym id="npkmi"><label id="npkmi"></label></acronym>

                <p id="npkmi"><del id="npkmi"><xmp id="npkmi"></xmp></del></p>

                掠食城市:蒸汽朋克下的建筑烏托邦

                發布時間:2019-01-31 10:53  

                人類對未來世界充滿了好奇與遐想,這股動力幻化成了電影中頻繁出現的幻想建筑烏托邦。趁著《掠食城市:致命引擎》的國內首映,冒著北美票房已經撲街的風險預警,我還是第一時間看完了這部電影。

                也許是上午碩大的電影廳只有我一個人的緣故,刨除略微單薄的人物劇情(高概念電影通?。?,這個基于小說但非常Fantasy的蒸汽朋克世界觀確實立住了,叫人沉浸其中。

                本片基于菲利浦·里夫(Philip Reeve)受蒸汽朋克啟發的小說“致命引擎四部曲”,講述的是現代人發動核戰爭(故事里稱為60分鐘戰爭Sixty Minute War)后1700年的事情。

                菲利浦·里夫的“致命引擎四部曲”小說

                這個核戰爭的設定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游戲《輻射》系列的末日廢土世界觀。實際上,影片中60分鐘核戰爭的對立方與《輻射》的中美對抗背景如出一轍(感嘆下祖國地位的強大...),但顯然,《掠食城市》并不想完全靠“撿垃圾”來串聯故事,片中的人類擁有了新的混搭式文明,通過研究“古代人”(即我們現代人)的歷史,在蠻荒的大狩獵場(great hunting ground)上創造了各具特色的“牽引城市”。

                60分鐘核戰爭后1700年的世界版圖——大狩獵場

                就像19世紀的日不落帝國一般,殖民文化在末世后又開始盛行,最突出的標志便是影片中的最大“牽引城市”——倫敦。它由層層疊疊的建筑堆積而成,依靠巨大的履帶傳動裝置快速移動,靠吞并其他小城市的資源為生。

                震撼三連~

                這個移動大都會的概念最難的部分在于寫實化表現,如果僅僅只是繁復的堆砌和拼湊,可能讓觀眾覺得像是一個愚蠢出戲的卡通玩具。設計師借鑒了大型采礦車和房車的結構,并考慮賦予更多觀眾熟悉的現實建筑元素。

                牽引城市——倫敦概念圖

                電影團隊從劇本的落地性出發,去設想末日終結1700年后人們社會的樣子。所以你會看到這個移動倫敦也有自己的生態系統,并從上到下呈現“金字塔”般的等級制度,將總高度達860米的城市分為了7個階層,最上層是統治階級,有博物館(里面供奉著小黃人)、研究機構、空中花園,甚至是大家最熟悉的當地標——圣保羅大教堂。

                牽引城市倫敦最頂端的圣保羅教堂

                仔細看的話,教堂并沒有完全照搬現實,而是融合了蒸汽朋克的標志性工業管道現代建筑結構,從邏輯上可以理解為未來的人們將圣保羅大教堂的戰后遺跡與回收的舊金屬原件進行修復拼貼,用在了新倫敦的建造上。

                現實中的英國圣保羅大教堂

                新的圣保羅大教堂只保留了穹頂及以下的主體部分,造型上更具權利與邪惡感,但估計還是有很多觀眾沒料到它最后變成了反派研制核武器“美杜莎”的基地與發射井。

                整個移動倫敦看起來還在不斷地被持續建造之中,且每個階層及區域都能獨自移動。電影團隊在各層中創建了一些小島,他們稱之為Lily Pads。小島上面有成簇的建筑物和社區,由各自的復雜懸掛系統支撐,允許在各層中進行一定限度的移動。這增加了一些視覺上的趣味和松弛感。本人認為那個利用摩天輪改造的室外電梯非常具有想象力,且符合背景設定。

                說到蒸汽朋克,很多人會聯想到維多利亞時期的建筑,或者《哈爾的移動城堡》,但《掠食城市》似乎想加入更多的元素。倫敦越往上的部分,建筑越趨近于哥特風格,參考了當今倫敦威斯敏斯特教堂的樣貌,但卻加入了很多現代建筑才有的鉻金屬玻璃材質,特別是城市正前方的盾形立面。

                正立面類似盾徽或盾牌的巨大裝飾,與美杜莎的意象相契合

                城市下面兩側的獅子容易讓人聯想到特拉法加廣場上的獅子雕塑,但比現實中的要大得多,更顯冷酷和威嚴。仔細看,它們是由金屬板制成的。獅子體內的結構可以通過頭部張開的嘴看到,而它實際上是城市的甲板。獅子的下部是大型軍事風格的履帶傳動裝置,從艾布拉姆斯的軍用坦克中尋找靈感,時速高達300英里(為了在鏡頭中突顯動感)。

                倫敦的正立面可以看到兩側的獅子雕像

                現實中倫敦特拉法加廣場上的獅子

                除了倫敦之外,大獵場上的其他城市都帶有現實世界的影子。比如影片開場被吞沒的小型牽引城市薩爾扎根(Salzhaken),具有德國礦業小鎮的氣息,販賣奴隸的銹水市場(Rustwater)有俄羅斯圣彼得堡的質感,而片中所謂的“山國”(Shan Guo),雖然導演極力解釋說它并不是“中國”,但我們還是看到了依山而建的藏式建筑,混雜著印度及印第安符號。而那個阻擋外圍牽引城市入侵的防御墻(Shield Wall)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中國的萬里長城。

                影片開場的德國礦業小鎮城市群

                礦業小城——薩爾扎根

                銹水奴隸市場的牽引城市有部分俄羅斯建筑特征

                依山或依城墻而建的山國

                不知道為何西方人幻想世界的東方建筑總是層層疊疊的錯落式結構,這也許最早是受到了宮崎駿的啟發,但近幾年日韓的《鎌倉物語》《與神同行》都在不斷地放大這種特征?!堵邮吵鞘小分械?span style="text-align: start">山國更像是一個世外桃源,人們依靠城墻的抵御在山間種植耕作,形成了自己的文化信仰,擁有著反殖民主義的性格特征。

                《鎌倉物語》中依山而建的黃泉國

                總體上來說大獵場的每個牽引城市設計都是對這個龐大世界觀的完善,工業質感融合著19世紀維多利亞時代當代未來派美學,從建筑的設計角度來講,亮點不斷。

                未來城市設計,或者說,未來可移動式城市設計一直是建筑學理論界有趣的話題。

                建筑電訊學派(Archigram)提出的“行走城市”

                建筑電訊學派(Archigram)是1960年以彼得·庫克(Peter Cook)為核心的英國前衛建筑組織,主要成員都學習于倫敦的“建筑聯盟”學院。他們在對20世紀60年代的建筑與社會現象反思和批判的過程中提出了很多前衛的設計理念,包括“插入城市”(Plug-in City)、“立即城市”(Instant City)、“行走城市”(Walking City),可以算是最早的移動城市概念設計師。

                后人根據他們的設計圖還原的寫實版“行走城市”樣貌

                移動性在當時是整個“建筑電訊”小組最重要的設計哲學。它們都是一個個巨大的多功能空間聚合體,并且外形如同機械怪獸,長著橢圓形的軀干,靠數個機械臂支撐和移動,頭部有機械眼判斷方向,當需要與其它“步行城市”發生連接時,它會伸出機械吸管吸附在彼此身上,具有很高的諷刺意味與批判性。

                2010年eVolo摩天大樓設計競賽作品,帶有腳的城市綜合體

                2012年eVolo摩天大樓設計競賽作品,Moving City

                回到《掠食城市》,它的設計是由一個專業的概念藝術與布景設計團隊完成的,并由本片的藝術總監(Production Designer)丹·漢納(Dan Hennah)領銜。

                丹·漢納以《指環王3:國王歸來》布景陳設師的身份與藝術總監格蘭特-梅杰、概念插畫師艾倫·李共同獲得奧斯卡最佳藝術指導獎后,晉升為了彼得·杰克遜《霍比特人》三部曲的藝術總監,并迅速參與進了《雷神3:諸神黃昏》、《掠食城市:致命引擎》等大片項目。他還在《霍比特人》中客串了夏爾的老壽星之一“老圖克”。

                由丹·漢納客串的霍比特人“老圖克”

                設計牽引城市的世界可謂滿足了丹·漢納年少時的兩個夢想。他在新西蘭黑斯廷斯附近的一個農場長大,17歲時在惠靈頓建筑職業技術學院學習建筑學專業,并在惠靈頓和納爾遜為不同的建筑師工作了五年。除了建筑之外,漢納還是一個航海愛好者,他甚至辭職跑去拖網漁船工作了一段時間。

                無論是倫敦還是薩爾扎根,丹·漢納在設計這些幻想城市時似乎帶著對船舶與建筑的喜愛,甚至這份熱愛還體現在了蒸汽朋克世界典型的飛行器設計中。

                反派的飛行器概念設計圖

                概念設計師在丹·漢納與導演的指導下設計了大部分的場景與飛行器

                甚至影片中還出現了空中之城——航空港(Airhaven),仿佛這些元素都從宮崎駿的《天空之城》、《紅豬》等影片中走了出來,真實地展現在觀眾眼前。記得去年我曾經在上海環球金融中心參觀了吉卜力三十周年回顧展,不僅見到了“天空之城”的模型,還了解到了整個蒸汽朋克飛行器的設計發展史,完全有著一套屬于自己的科學技術邏輯。

                吉卜力三十周年回顧展上的飛行器模型

                航空港概念圖

                但總體上來說,就像很多人提到的,影片的人物行為動機顯得很單薄,敘事的完整性因為場景及人物信息量的龐大而大打折扣,甚至那個莫名的“生化人”爸爸基本淪為了本片最大的敗筆。

                不過在觀影的過程中,我能看到很多本片想要借鑒與達到的對象:

                倫敦及其內部有《哈利波特》的文化背景特質,倫敦和移動的建筑構造都仿佛在致敬那個壓抑且森嚴的英國魔法部;中間部分的廢土質感參考了《瘋狂的麥克斯》,無論是廢品收集還是奴隸叛賣,都把人拽入一個工業質感的野蠻世界;最后的大戰部分有《星球大戰》的規模和科技感,這要歸因于近些年特效技術的日益成熟與成本的下降。

                影片最后的特效大戰場面

                最后不得不說一下,雖然本片的票房不甚理想,但不可否認的是好萊塢對于這種基于經典IP小說的高概念、大世界觀電影的制作能力還是遠遠在其他國家之上的。而這些幻想電影如果得到主流觀眾的喜愛,其商業價值往往早已超越了票房本身,相關的主題樂園、游戲、手辦、玩具等衍生品將帶來無比強大的產業發展動力,這或許也是當下中國電影市場所面臨的主要瓶頸之一吧。

                “城市設計,泛行業的城市文化與設計知識媒介”,持續推出深度原創,將我們設置為星標公眾號?,不錯過每一次精彩分享!

                Copyright ? 2018 武漢流光設備有限公司 鄂ICP備18016868號
                青青在线久青草免费观看,亲爱的妈妈5韩国在线观看,亚洲日韩在线中文字幕线路2区,国产午夜福利片在线观看